加護病房是個很緊張又很熱鬧有人氣的地方。
外頭一大堆人,全都伸長脖子等待著。
很多人的鼻子都紅通通的。我家小叔叔也是,但他是過敏。比我更嚴重的那種。

目前爺爺的腫瘤取出來之後,要做病理切片分析,
雖然醫生表示極為可能是癌症,但是詳細情況還是要等切片報告出來以後,
才能進一步知道更多細節。

感謝很多人的關心和祝福,和寶貴建議。
該準備的營養品姑姑們都很細心,其他東西護士也會提醒我們買。
不過目前關於病情發展的很多情況,連我們家屬都還不知道。

畢竟爺爺那顆切除掉的腫瘤,是經過20年的時間才長到現在這麼大。
等於是我們一把他送進大醫院檢查,醫院一邊幫他安排相關的檢查流程,
醫師在初步診斷的同時,第一時間就馬上先安排手術了。

還有被腫瘤壓迫的那一段大腸也需一併切除。

每一天加護病房只開放早上、午後、晚間三段時間會客。
每段僅僅二十分鐘!每次限兩名親屬。
對於大家族的我們來說,這實在是太緊湊太短太不夠用了!
老爸一直跟我們和其他親友說著其他加護病床上的老人,
痛得有多麼誇張,被病痛折磨的病床都會一陣一陣的晃動。
昨天晚上回家也是不斷講這個。
嬸嬸則是提起要進開刀房手術那一天,他們幫爺爺收拾東西時,
年輕的小護士還主動熱切的詢問爺爺:『阿公,你要出院了喔?』
“才不是啦!待會要去開刀了~”叔叔或嬸嬸回答。
「哎~,不會好了啦!」哀怨的爺爺悠悠的嘆一口氣後追加。
(以上全部是台語對話。)

嬸嬸講這話給我們聽的時候是笑著講的。
因為老人家總喜歡悲觀。畢竟活到了一個程度,到了一定年紀,
難免對生老病死有某種程度的敏感。
不過我想大家目前為止,都對術後的狀況抱持著樂觀的態度。
比起那天晚上大家輪番到小叔叔家跟爺爺進行親情攻勢道德勸說時,
爺爺的氣色真的是紅潤許多。
雖然傷口很痛,痛到他不時張口呼氣又頻頻皺眉頭,
不過清醒的他,都知道是誰去探望他!
即便我們兩個兩個進入時,都是穿戴著醫院統一的隔離衣、口罩,
他還是知道誰是誰。而且跟我們講話的時候聲音可是響亮的很,
完全不會有氣無力的。
未來也會變成小護士的堂妹走出加護病房後跟我說:
“那個護士小姐好兇喔!對阿公大吼大叫的講話那麼大聲。”
我想是因為她以為爺爺九十歲了應該有重聽,所以才刻意放大音量吧!哈。
其實並不會。

晚上回家的時候,聽媽媽講起姑姑伯伯們在手術那天的對話。
那天所有的子女,大伯到小叔、大姑到小姑姑,
五男四女中的許多人,幾乎都守在外頭。
結果小姑姑說外科醫師真是沒衛生,腫瘤切了放在盤子上就直接端出來,
拿到他們面前。夾雜著各種體內的氣味,還有血淋淋的外觀,
刺激著長輩們的視覺和嗅覺。
那一天,很多人都沒有什麼食慾。「沒有當場反胃吐出來就很好了啦!」
結果我媽說,大伯還叫姑姑們晚上回家去買大腸回來煮酸菜湯。
大伯啊,其實煮酸菜的是小腸或豬肚吧!而且爺爺切除的那段大腸,
算是大腸頭,一般來說普遍是用滷的耶,當成下酒小菜吃!
哈哈。這就是謝家人的幽默感啦。連媽媽媳婦們都不懂了,何況外人。嘻嘻。


希望大家輪番進病房去給老人家鼓勵打氣,能給阿公多一點信心,
積極勇敢的與病魔對抗。加油!希望一切順利,快快轉回一般病房。

大頭亞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