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的病,是痛;心靈的病,是苦。
有時候身心分不清楚,痛苦糾纏不清。有一個學弟,阿誠,跟阿曼達同月同日生。是我眼中的才子。
有才華,可惜個性比我還衝。
天蠍座的男生怎麼會這麼傻氣又死心眼?

工作之後有了身心的狀況,需要靠藥物來控制治療。
晚上他急急忙忙要我幫他解籤。
「快點,人比花嬌的學姊,幫我解籤。」有求於我說法就立刻不同了。
隨後立刻傳了一個圖片檔案過來。
“我何時轉行當道姑了我?還解籤咧!”
「快啦!姑比花嬌,我剛吃藥,藥效快發作了。」
有心作福莫遲疑,求名清吉正當時
此事必能成會合,財寶自然喜相隨
我左看右看,都是吉籤、好籤。
雖然我不懂,真的不懂,也沒求過。

他說是早上很痛苦的時候,媽媽帶他去開化寺求籤的。
他的執著點在於,下方的解曰欄;
婚姻名曰:可。但失物解曰:難成。

我問失物,遺失了什麼嗎?
他回說,人,算嗎?

當然不算,人豈可和物品相提並論。
“失了誰?”我追問。我壓根忘記他有跟我提過他交女朋友的事情。
原來,好男兒壞男兒,憂鬱的開朗的,依舊是過不了情關。
“媽媽帶你去求籤,知道你是失戀嗎?”不然還以為他是憂鬱症發作而已吧。
病情復發不過是病灶,總是事出必有因的嘛!
他這小子居然還能瞞著媽媽。
自己看著籤,即使吃了藥還是要念念不忘的盯著失物難成四字鑽牛角尖。

藥效發作後,他依然在電腦那端不斷敲打鍵盤,
對話視窗繼續出現他的喃喃自語:
「學姊,下次有好的廟宇,可以介紹,帶我去嗎?」
「妳哪天ok,帶我去 拜託妳ㄌ。」
嗯,雖然我人生最常做的就是食言爽約,
(好朋友也滿常這樣對待我的啦。大家是"互相"而以。)
但是我想這次我也會答應了就做到。畢竟對象可不同。
左思右想,就清水岩寺了。這次去拜拜,ㄧ個人,加上又是個清朗的早晨,
心情很是平靜。我想堂姐說的對,如果我的心情一直都是這麼平靜,
爺爺的病一定沒有大問題!

人生真的沒有什麼過不去的。
這次我要呼籲初出茅廬的小男孩們,比如我親愛的表弟和學弟。
人生的愛是有很多種的。你愛這些人,也愛那些人。
只是愛的方式不同罷了。
我希望我愛的人,我在乎的朋友們,親愛的妳/你們,
一直到了我們彼此都很老很老的時候,
還能夠拌拌嘴,互相拜訪,或者打個電話弄個視訊問問好;
而不是只能就著照片、就著碑文追思憑弔。
如果你們都不能好好的保重自己的身體與心靈,
那麼有一天,我該如何去到你的身邊?畢竟不是每個你們的家人都熟識我,
我又有何份量去到那裡,站在陌生或不夠親近的人群裡,
低著頭,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泣,不是我的作風。
但是我還是會一個人在這裡暗自神傷,為你們的傻氣、不愛惜自己難過掉眼淚的。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給我們更多的愛,除了我們自己。
不愛自己的人,沒有能力愛別人、也沒有福氣消受別人的愛。
畢竟,不懂得先愛自己的人,對別人的予取予求只會變成貪婪而已。

親愛的阿誠啊,婚姻可,也不是人人皆可啊。
人的一生,每一次也頂多只能挑選一個伴侶。
不管是失去的物或失去的人,通通祝福他們吧!
祝福他們,也是祝福自己喔。抱抱~!
下次我休假一起來去清水岩寺,我也要去再請佛祖派去的天兵天將繼續加把勁呢!

大頭亞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