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現我真的很喜歡過度忙碌之後,
突然完全無所是事的那種閒散和空白的感覺!

當然前提是一定要很忙很忙,忙到倒立、忙到睡眠不足,
之後突然來個大放鬆的休假。感覺真棒!今天休假,可是我ㄧ整天都沒有做我放假時習慣要做的任何一項清潔工作。
就只是單純的享受放假的悠哉而已。什麼也沒做、也不想做。

只有短短一天的時間,剛剛好。爬上床睡著天亮以後再醒來,又要開始工作。

不過要放假的前一晚,還是忍不住會晚睡,捨不得太快睡著。
頭明明很痛;身體也很疲憊。都是倦了睏了的徵狀。
我還是把《親愛的安德烈》讀完才終於滿足地去睡了。

我終於把它讀完了。哈!真是的,斷斷續續拖好久。
然後闔上書本的那一刻,突然覺得有點懷疑:我真的還要繼續堅持生兒子嗎?
以前總是覺得生兒子比較輕鬆省事,因為我實在不擅長幫女孩打扮。
但是想到要是每次都哭哭啼啼母愛氾濫而被兒子嘲笑甚至嫌惡,
喔,我也受不了~。哎呀(ㄞˇ~ㄧㄚˊ~),怎麼這樣嘛?!

中午去異人館吃飯,相當邋遢,結果隔壁桌坐的是鎮長夫人,
還有一個年輕美麗的婦產科院長夫人,她同時還是個可愛的孕婦。(怎麼辦到的?)
打招呼被介紹的那一刻,(這是報應還是懲罰?懲罰我還是受驚嚇的別人啦?)
突然想起溪湖雅頓設計師Sammy最喜歡對我說的話:
“超級佩服妳怎麼有辦法完全不化妝就出門?妳怎麼敢哪?”
(這句話星期三才又講過,馬上應驗了吧!遇到人了啦。
 對方還得硬是客套又敷衍地說:喔,難怪很眼熟。哪隻眼睛熟啦?我還真好奇了。)
“昨天我們新來的助理又對著電視誇張的大叫,這跟來店裡洗頭的那個是同一人嗎?”

說實在的,我不知道啊,不知道為什麼,但我就是敢。
看起來的確是完全不像同一個人啦,但實際上,很抱歉,還真的是ㄟ。
反正沒化妝,就是變得很遵守交通規則啊!
沒人會多看我ㄧ眼,但是這樣應該不犯法吧
警察杯杯會把我抓去關還是開罰單嗎?

然後兩點左右我抱小衝仔到隔壁小公園玩,玩到全身髒兮兮的,非常髒。
直到小王建民裝兩條褲管膝蓋處都已經呈現黑色了,小手手小腳丫也都髒兮兮,
就回家,把他全身脫個精光,(變態的阿姨),洗澡。(阿嬤洗的)。
因為我媽得下樓做家事,把他託付給我一個人照顧,
我假裝是陪他睡覺,自己也睡得很熟,一路睡到吃晚餐的時間才起來。
當然小傢伙睡得比我更晚一點,下午玩得很累,體力用光光。

睡得太飽的一天。

接近七點,我花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吃了晚餐,聽著阿曼達發脾氣,
她們母女倆正為一些日常瑣事爭執,大家都有怒氣,
我又上樓換了一下衣服,把我媽載出門,可能我今天真的睡太飽吃太飽了,
竟然完全沒有半點怒氣,平靜得聽完我媽的第二輪抱怨,給了一些建議,
車就一路開到了台中的二輪戲院,看兩個多鐘頭的哈利波特五,這是看第二次;
母女倆一邊還抱著一大桶爆米花吃。(原本她說吃不下,但明明吃很多。=.=)


考慮我媽已經是個阿嬤級的老歐巴桑,
不然我還打算接力看一下之前錯過的《TAXI 4
我說:「好吧!那算了,看一部就好。」
   「不好意思啦,因為我沒男朋友嘛!委屈妳陪我看一下。」
   「如果有男朋友我就一定一口氣看兩片了。」
媽接:“對啊,而且還有人出錢又當司機。”眼神很促狹、語氣很調侃;
哈。是啦是啦。反正沒多少錢也不是多遠的路囉!

最後我們牽著手慢慢在公園路上晃來晃去,喝了一杯熱騰騰的銀耳蓮子湯,
才打道回府。媽的氣也消了,我也重溫了哈利 張秋 金妮,
尤其是榮恩和妙麗之間的友誼。
這可是讀完書的最後大結局之後再看的,感受當然不同。
我真愛榮恩!

下次我一定要把中正路公園路,火車站前這附近的路通通搞熟!

大頭亞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