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個'忙碌的周末。但是也有一些些偷閒。
我第一次去參與一場提親。恍神。

美味關係的廣告太長,劇情太短,九十分鐘的分量其實是六十分鐘硬切的吧。
這點讓我很生氣。還是很好看。糾葛衝突更多了,仔仔把頹廢陰鬱的織田演得真像,
總是駝背、睨著人時眼睛總是有陰影,搞不懂自己的感情。

周六晚去看爺爺,他又能認得我了。很高興。
很多在醫療體系工作的朋友都認為,
爺爺動的刀"很大",秀傳這家醫院"太小太小",開刀的決定實在太草率了。
還好手術一切很順利,術後傷口復原的這段期間也並沒有出什麼無法挽回的大差錯。

長輩說醫院評估九十歲的爺爺其實身體機能像六十幾歲,
狀況很好所以可以開刀。
雖然我不免懷疑這不過又是現在醫院都愛開刀的托詞,
不過這也相對顯示出爺爺一直把自己照顧得很好。
也被叔叔嬸嬸照顧得很好。

可惜開刀的醫生態度很差。我懷疑在每天每天太多台刀要開的日子下,
人體對他而言不過就像是被制伏的動物,
恐怕一個恍惚間他還以為自己是訓練有素、持有高級證照的屠夫。
肉與肉 血與血 組織與管線神經之間,切割準確。

我應該要學習堂姊堂妹的開朗與甜美,
說些開心的事情逗爺爺笑、讓他開心,
只是簡單的重複幾次“阿公加油加油~”再加上豐富的表情和肢體語言
就很有能量。大家都做得比我好很多。

我想,我還是專心認認真真的吃素好了!

最近,我喜歡聽古典和交響音樂。
如果可能的話,誰不希冀永恆的幸福美滿,又有誰喜歡負人與被辜負呢?
偏偏事與願違,人生就是有那麼多的遺憾和無奈。

學學百惠吧,即便你知道傷痛存在著卻依然能樂觀,
擦擦難過的眼淚,轉過身還是要勇敢堅強的用笑容去面對每個明天!

大頭亞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