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05 Thu 2008 21:19
  • Day 4

昨天學弟舒服開著一輛很拉風的吉普車來找我,
(是的,我這種人竟然還跟直屬的上下有保持聯絡!全是因為他們不棄嫌~"跪拜")
因為我上一屆的學姊上個月嫁人了,月底最後一天在板橋補請,
嫁給一位彰北人(意思是說,彰化人在台北工作或唸書)
當警察,彰中畢業的,所以我從大學每次見到都一直叫他學長,
搞得好像我跟利菁一樣都是變性人似的。學姊是台南女兒,前前後後婚事宴客,
從文定、迎娶、歸寧、還有台北這場補請,
竟然辦了四次,天哪,四次梳妝真的有夠慎重,
台南人果然侯塞雷,文定歸寧硬是通通都要請!

我原本是一直想要上去吃喜酒的,
還自己很白吃的傳簡訊,叫學姊喜帖一定要寄最棒的親友卡給我。
沒想到,因為換工作,加上月底一大堆歡送會,
又加上心情很複雜需要調適,
每天都早睡晚起(早上天亮才睡,下午以後才會醒。)

結果星期日的婚宴其實就睡過頭沒去了。
當天舒服一直打電話給我,原本我還開玩笑說
我先搬上來台中住,他再從大雅來北區大雅路上接我一起去搭高鐵的。
等我回電,他已經好好的坐著在板橋餐廳裡頭吃喜酒了呢。
把握機會趕快叫他幫我包一包。

就是因為這樣,我說要見個面還錢,他則堅持要拿喜餅給我。
昨晚八點,領完錢,我在公司門口等人的時候,心情超興奮。
見到舒服,我狼狽爬上車(太高了=.=)講的第一句話就是:
「我要離開這裡。趕快帶我去吃飯~~~!」接近發瘋哀嚎的語氣。
因為從6/1搬上台中住過夜以來,那時候已經連續四天沒有吃晚餐
是的!是這樣沒錯,食量大如牛的我,
雖然每天努力要求自己,菜鳥期間還是要按時吃飯努力睡覺,
可惜因為我現在完全沒有交通工具,(算嗎?我的短腿~~~~我是很賽的C咖!看)
每天都是靠雙腿走路移動。無奈我住的地方,明明有國小,
附近除了「看不完的紅男綠女....」、閃不完的酒店 KTV MOTEL之外,
連美而美都沒有,晚上竟然也沒有小吃路邊攤!
加上下班實在太晚,實在太累了壓力又很大,
乾脆直接走路回家洗澡睡覺。
所以昨天吃到在台中的第一頓晚餐,
我感動到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舒服學弟還是一樣留著不羈的長髮、甚至連鬍扎都跑出來了(整個下巴ㄟ喔買尬),
聽著我搞笑描述新工作,他忍不住說:「學姊我很懷疑這樣妳還做得下去嗎?」
「妳不覺得這樣生活很沒品質嗎?」
ㄜ,搞藝術的學弟是不能了解我這種白吃蠢人的心情的吧。
當我們津津有味吃著水餃肉羹飯,配魯味和新聞,
我一邊狂吼:「我不要看TVBS啦!!! 吼~」一邊忍不住罵:
「這就是為什麼要叫她當陸委會主委,藍不疼綠不愛,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所以說賴幸援真的很笨嘛,大家明明都叫她不要去,還硬要去....」
講到這裡我突然像鬼上身中邪似的,拼命轉身亂抓自己的身體,
把學弟嚇了好大一跳!“怎麼了?”
「舒服你趕快看一下我身上,是不是被貼滿了很多
 笨笨笨笨笨的標籤,幫我撕下來數數看有幾個!」


昨天晚上睡得真的超香超熟的。
過慣了五年,蘇蘇盲茫酥酥的日子,只不過短短四五天,
那種晚餐吃到飽到想吐的感覺,竟然已經變得既熟悉又陌生。
帶著這樣不真實的幸福滿足感睡著,早上真的差點爬不起來,
鬧鐘響了我才睜開眼,還帶點朦朧不清醒。


這幾天的挫折感真的超級無敵重,
每個人平平淡淡過完的一天,
對我來說過得都像是無敵漫長、焦頭爛額的超級恐怖年!
忙得團團轉不知道在忙啥,抓不到重點,
不熟悉人事物,
人─時常會叫錯,常常搞不清楚狀況給人添麻煩,
事─常常不知道現在應該做什麼,
物─這裡的機器全部都不熟悉,一個按鍵都會按錯,
  設定一跑掉我就沒輒,什麼都不能做;
看得出來,以上敘述的這一切,都讓人看不出來我哪一點能討人喜歡。
機器討厭我、長官狂罵我、同事很忙只能默默同情我。
我呢,整天就只是一直狂喝水,膀胱無力跑廁所,
稿子寫到最後改得自己都不知所云,也沒有重點,
一整個進入自己很狂亂主管很抓狂的狀態。

被罵的時候我都想著這是磨練、訓練,
只要我持續得讓明天比今天好、今天比昨天進步就好了,
所以既不生氣也不會想哭。你們應該都以為我會回嘴幹譙吧!
是的,其實我也真的有這麼想過今天被狂罵到一整個心情低落,
還要躲起來擦眼淚的時候,沒想到回到辦公室連打個雜都要被唸,
一整個很火。我知道你以為我嬌生慣養,
但老娘最好馬上知道每一種影印機和機器的設備怎麼使用,
最好知道ㄋㄊㄇ的這些莫名其妙的傳真是什麼意思!
不需要的、亂傳的東西,你叫我扔掉就好了。
何必跟我說那麼多廢話啊?

但是我知道,當主管的權利就是可以淨說廢話!
當下屬的義務就是不可以回嘴、做錯事不必急著瞎找解釋。
所以我還是忍住了。只是接下來臉就整個臭了。
我的臭臉知道吧?!


這幾天每晚回到住處,卸了妝洗了澡,就是直接睡覺。
一直喝水、寫寫日記抒發心情。沒時間申請網路,電腦只開過一次,
特別存的幾百首MP3、好幾集日劇,都沒聽沒看過。
累到乳液懶得擦、頭髮不想吹,全部的插頭都拔掉,
燈也都不開,打開陽台的鋁門,放任晚風從紗門透進來。
怕自己挫折感太重睡不著,14樓,我用走用爬的!不搭電梯。
清晨五點(是的我起床了你相信嗎?我都不敢信。)從樓梯間飄出來
撐著傘在細雨中步行找早餐店,
晚上八九點,餓著肚子拎著大包小包,又沉重緩慢的爬上樓梯,
管理員伯伯們應該沒被我嚇到也覺得很可疑吧!
誤解我是馬迷所以提倡減碳有樓梯,其實我是做慈濟!

今天下午快要下班的時候,
結束焦頭爛額身心俱疲的一天,
正想著應該又要餓著肚子,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回家,
靜靜躺在床上,在漆黑房間慢慢睡著,
讓從陽台吹進來的晚風,麻痺我的知覺我的心,
想著就這樣一天又一天,慢慢我就成了心腸冷硬沒感覺不會受傷的人,
變成堅強得只會口出穢言任意傷人,沒有感情的那種冷血動物。

還好,我想是我前陣子為了換工作,
又偷偷吃了好一陣子素,大概把我近期的業障都消除,
化解了不少冤親債主,就在我今晚又準備默默離開的時候,
接收到好多人好多人的鼓勵打氣和祝福。
連同事都主動跟我聊了起來,給了我很多建議和方向,(善心菩薩來著!!)
於是我就趁著下班時間,在公司摸東摸西的,
吃機器的豆腐、跟值班的工程師攝影師聊天哈啦。
參考觀摩別人的新聞稿寫法,看看大家完成的新聞帶,
打打網誌。現在已經十一點了,心情整個大大好了!
很想大聲歡呼,給自己來個『加油+嗬嘿~!』
可是畢竟是17樓的辦公室,還是要忍住。
很高興,雖然待會可能還是要餓肚子回家睡覺,

但至少我不用沒骨氣的想著:
要是做不下去,或者表現太爛打槍
偏偏房屋租約未到期,是不是要整天睡到下午才醒,
趁著傍晚或夜裡,在這一帶附近出沒,在某一個轉角或街邊,
選一片"看甲意"的牆壁,站璧當流鶯!
不過小何說我大概會把客人了吧!ㄜ。這樣也不賴,
當記者失敗還能提供這些短暫共事的同事們一則聳動的社會新聞素材。

今天是我的第四天,剛好也是小何結婚滿三週年,澤澤也一歲多囉。
身為伴娘還有澤澤最愛的美女阿姨,亞咪我當然一定要再度的來一下:
『恭喜唐老爺、賀喜唐夫人~~~』的囉!

大頭亞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不再最年輕的美眉
  • 我也來給你加加油~~

    嘻嘻嘻~~瓊雲姊的堅強 小妹妹我還真是要好好學習呢!!
    給你加加油 打打氣~~
    我們也會好好加油的~^^~
    加油!!!(高舉雙手)
  • 你自己也要好好保重啊
    最清純的研究生主播!

    我們大家還要好好"彼此照顧"呢~~

    大頭亞咪 於 2008/06/08 01:49 回覆

  • shu
  • 你是最棒的!!!!!!!!
  • 大家都是啦。感恩。抱抱。

    大頭亞咪 於 2008/06/08 01:49 回覆

  • 米喵喵
  • 好笑又可愛的亞咪加油啦
    沒晚餐吃下次我買去給你 
    哈哈
  • 哈哈哈哈,我可以自己過去領嗎?
    聽說以後台中「山、海、屯」,我應該是會分到“山線”。所以需要趕快認識一些"在地人"才行!米喵喵我就靠您了~~!!

    大頭亞咪 於 2008/06/08 01:50 回覆

  • sugario77
  • 哈哈 沒問題喔
    我家離北屯很近
    好像離你住的地方也不遠耶
    需要我的時候不用客氣啦!!
  • missonepeace
  • 這就是新生活壓!!
  • amanda
  • 最近很忙喔 沒寫網誌囉
    晚上想打給你都不知道你是什麼狀態
    想說還是讓你好好休息一下好了
    我最近這幾天人都超級暈的
    因為天天看書到半夜1點
    工作沒重心 只好找書看囉
    我要下班囉~!!
  • 米喵喵
  • 加油威

    最近還很忙嗎?
    相信以你的聰明才智可愛美麗
    應該很快就可以適應新環境了吧
    喵喵為你扛巴爹呦 ^__^
  • 最近還是很忙啊。就是那種抓不到重點瞎忙的忙。很瞎。
    而且,唉唷~!人家哪有“聰明才智”+“可愛美麗”啦啦啦??!!
    哇哈哈哈,自爽的阿姨,這麼樂!

    大頭亞咪 於 2008/06/15 12: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