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阿飄與恩客的故事之前
我要先說小雯與小瑩的故事給大家聽。
小雯跟小瑩並不是我的朋友,
那我是怎麼認識她們的?

星期日晚上,爸爸媽媽開車陪我回台中住處,
幫我提冬天的大羽絨被和一些厚重衣物上樓,
下樓的時候順便把電風扇,和新住處暫時用不到、比較大型的物件,也帶下樓送回家。
出電梯的時候,管理室旁邊,出出入入的這棟套房公寓通行口,
有個歐吉桑大辣辣的就站在那,抽著菸擋在最中間,伸長脖子往外觀望;
我看他就快要露出不耐煩的眼神,此時,
突然有個年輕辣妹,淺栗色的長直髮、穿著連帽有波西米風毛海的外套、超短褲,
拎著個輕便小名牌包,迅速快步走了進來,一到他身邊,微微點點頭,
兩個人就併肩同行朝向我們走來準備搭乘電梯。

我慢慢的跟在老爸後面走,他人已經提著電扇先往車上走去。
就在四人正面相逢的時候!
歐吉桑阿貝說:“啊你小雯喔?”
「不是,我小瑩啦!」
“啊不是嘎挖工,喜小雯咩來?”
「後,沒有啦,@#$^&!*(@......。」
我瞪大眼睛直視盯著"那個小瑩",她頭越來越低,眼神快速的撇了我一眼,
越走越快,說話越來越小聲、嗯嗯啊啊支支吾吾的聽不清楚。

這就是小雯跟小瑩的故事。這樣,你就認識她們了吧?
喔,對了,千萬不要問我她們的電話號碼,
說實在的,這座大樓的兩座電梯上,並沒有貼便利貼。
我也沒有機會攔截問一下那位猴急的阿貝是住幾樓幾號房喔。

我住的1405室,就正對著電梯出口。
雖然中間還隔著一道門,但這門從來沒闔上過,想想真是多此一舉!
完全沒安全防護功能,只會在我牽小折的時候顯得很礙手礙腳!

最近這層樓又來了一群新房客,可能是大學女生吧!
(只要繳費報考大學,在答案卷寫上名字或在答案卡劃填上自己的准考證號碼,
 不用等到放榜或開學,年輕大男孩大女孩們,想要“打工賺錢”
 就絕對可以自稱是男大學生、女大學生,這些好學又上進、半工半讀的
 棒棒糖少爺和黑色會公主們,拼經濟之餘,保證沒有學歷身分造假的問題啦!)
常常在深夜的時後蹬著高跟鞋大聲的走來走去!
(讓我忍不住想到“正義的味方”《正義的夥伴》中,山田優飾演的美豔惡女姐姐
 想跟著大聲吼句:吵死啦!你們這些蠢女人,不知道半夜是老娘睡覺時間嗎?)


11/24星期一,晚上十點半,由於周末回家都太晚睡了,
也可能白天工作很多有點太忙,下班後突然覺得好累,
隨便寫寫日記之後,十點半就早早就寢;
到了午夜時分,我越睡越沉,而且蓋著大學時期就陪伴我四年的那床
暖烘烘又輕柔的羽絨被,媽媽特別曬了兩天周末的冬陽,
裹在身上還聞的到陽光的味道,睡起來特別香甜!

剛搬進來的時候,因為天天早出晚歸,很少注意到居住環境的情形,
不過一直以來就覺得隔音效果不太好;
我還在年代時,有次下班回家,我發誓開門的時候清楚聽見隔壁門裡
不斷傳來一陣陣的女生呻吟聲!是啦,老劉你跟老大、我家芳姐提一下,
當初她陪我看房,我還大力誇讚隔壁房的門口佈置的超夢幻可愛
有粉套紅色的愛心絨毛造型門聯,連門鈴都裝飾貼上淺粉色蕾絲
好像剛過年似的,那道門兩邊貼了寫著喜字的正方形門連貼紙,
門中間大大貼了一個亮晶晶的Q版財神,還有“招財進寶”字樣。
多麼喜氣、又溫馨可愛活像是天天在過年的門口佈置啊!
只能說我們這對堂姐妹,真的沒出過社會。靠。

有次她出門倒垃圾,我還跟她打過一次招呼呢。
(真的長得超白好可愛,人如其聲ㄟ!一個~“!酥麻酥酥麻~)
還好這位在我家隔壁開業的姑娘,沒三個月就搬走了。


話說11/24星期一的午夜,睡夢中,隱約間,我又被惱人的腳步聲打擾。
靜謐的深夜,恍惚之中聽見有雜沓的腳步走出了電梯,
彷彿是皮鞋的鞋跟,發出了緩慢而且清楚的聲響。
響亮的聲音很快停了。沒想到,
深夜裡連外頭別人轉動鑰匙、開門關門的聲音,
竟然都如此清晰。

那扇門被關起來之後,
皮鞋又上下移動了,發出了幾下聲響,又停住了。
那聲音如此清晰,彷彿簡直就在我耳邊一般。
我們這棟專門出租的套房建築,牆壁是用漿糊和乾牛屎糊的是吧?
馬的,這裡隔音也未免太差了吧!明天要七點起床ㄟ我!搞什麼!


很神奇的,一個按下開關的聲音,我房間的燈,整個亮了,
從睡夢裡,我倏地被拉回來,(好像)醒了。
依稀彷彿睜開了眼。“啪”地一聲,燈又暗了。

「@#$&§€*~~!」我好像聽到一個低沉的男子聲音,
好像在說「拍謝」或是「不好意思」
然後在一片漆黑中,搞不清楚到底是短暫的光亮讓眼睛不適應黑暗,
或者自己根本還沒醒,其實眼皮緊閉;
總之我聽見門被快速的打開又關,而那皮鞋的聲音,
再度踢踢躂躂迅速的移動了一下,接著就消失了。
而且這次,腳步明顯輕多了。

整個頂樓十四樓,就這麼陷入了一段長長的靜默。
就像其他無數個平淡無奇的、寧靜無聲的深夜一樣。
躺在床上,我仔細聽著這樣的一片靜謐。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翻開棉被,這次我真的完全清醒了。

我想要起來確認一些事情:
到底剛剛,我是在做夢?還是真的有“人”進來過?
於是我站起身,穿著睡衣走到房門口,
門鎖是垂直的。〈"─"才是鎖上、"│"則相反。〉

我手握著門把,豎起耳朵,深吸了一口氣,
鼓起勇氣打開門。

整個走廊上,站了只有穿著一身睡衣的一個我。
放眼望去,一個人影也沒有。
我回到房間,確實的把門鎖上,看了一下手機。
時間顯示著00:30。子夜十二點半。

我又躺回床上,把厚暖卻不顯重的棉被蓋在身上,
不知道是棉被太輕、還是起身沒加件衣吹了冷風;
我躺了很久,手腳還是好冰。

那個晚上我失眠了。深夜裡,大概兩點了吧。
突然有尖銳的警鈴聲呼嘯而過。
是救護車?還是警車?
開了窗,我站在陽台上,還是車水馬龍的漢口路四段,
夜正喧鬧美麗,太多炫麗的燈光,讓我看不清楚快速移動的車輛。

我有些受到驚嚇、相對也滿是憤怒。
第一時間我曾想要下樓到管理室立刻調監視器。
因為怕冷、懶得換衣服、加上第一時間我沒有及時意識反應,
甚至連個人影都沒看見。總之在我不敢確定的時候我沒有採取行動,
等我想清楚一些事情,在深夜裡拼命的想,釐清思緒後,
卻覺得任何行動,都沒有必要了。

隔天在MSN上,堂姐說:『是阿飄』,
阿飄不就自己直接飄進來就好了?幹嘛還開門?
堂姐又說:『那就糟糕了,是恩客。』
媽的妳是有出來兼差過喔,恩客叫得那麼順口。
嫖妓就嫖妓、賣春就賣春。什麼恩客援交的。
中華民國儲計功德會,為少女及青年男女義助書本費是吧?!缺。

主管說:『不是人就是鬼啦!』
無言ㄟ我。
『但我覺得應該不是人就是了。』
更無言了。
『我看妳今天就馬上搬家啦!這太恐怖了吧!』
我也想啊,但妳要讓我請假嗎?

還好下班回家,所有東西財物都還在。
最貴重的筆電也好端端的以特殊凌亂的角度,
斜躺在床上的一個角落。

今天上班,堂哥突然丟了一句:「聽說妳見鬼啦?」
“是人啦!是人好嗎?”我不斷再三強調
8060說:是阿飄沒錯!
我又反問:阿飄幹嘛需要開門?
很妙的回答出現了:阿飄對於『門』這種東西可能也是有心理障礙的啊。
是啊,新手阿飄嘛!寧願開門再關門,也不願失手失誤一頭撞上,當場上演鬼打牆!
8060改口:是喝醉酒的走錯了。
啊不就原本是要去蜜雪兒續攤的,結果不小心走來香奈兒消費就對了!?
缺,整個還真搞笑咧~

其實我強烈認為一定是人,而且只有兩種可能。
不是房東,就是大樓管理員。
由於如此認定堅信,想到半夜十二點半,
他們竟然未經同意就擅自拿備份鑰匙,進入我花錢合法簽約承租的房間,,
簡直一整個太超過了!偏偏我又沒有親眼看到,
就算真的調出監視器證明,我又能怎樣?告他們把所有的房租或管理費拿回來嗎?
上法院太無聊耗時間了,浪費我的生命!

『妳幹嘛生氣?妳應該說:哎唷,都進來了,幹嘛要走?才對啊』
馬的,最好每次老娘怒起來,都喜歡白目的說這種冷笑話讓我抓狂
『沒有啦。妳真的要高興才對,遇到這麼恐怖的事情,人財都沒損失真的很幸運!』
很好。心裡預設一定是我忘了鎖門,那醉漢胡亂闖進來,還會先道個歉再趕緊退出去,
這意思是怎樣啊?!

大頭亞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olong
  • 你門沒鎖的機率很高~
  • shu
  • 下次一定要記得鎖門喔!!!
  • pei
  • 我投門沒鎖一票!!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