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ita打電話來,我正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準備下班,電話中她告訴我:
她跟小胖分手了。

Jessie,當我在縣政府六樓等下樓的電梯,她來電邀請我:
當5/1跟凡士林在台北婚宴的主持人。詳情等婚禮企劃敲定流程再討論;
我二話不說就答應。

好姐妹,有人步上紅毯、有人分道揚鑣;
有些人反應強烈。對於這些事情,我的反應感覺卻早已平淡無奇。 

Anita問我什麼意見,我不表示贊成也不表反對,
但我表示最大支持她的立場。永遠如此。
我曾經幫男生講過許多好話,如果這些,
還是壓抑不了她自己心中想要分開掙脫的衝動, 我,還能如何?

人生是自己的,感情更是。

如果是我,......
但畢竟她不是我,我不是她;假設無用。

有些事情是我的罩門。只有少部分人知道的。

Anita那天又抓住機會反糗我,當年三更半夜吵她。

而現在,這種事情卻再也不會發生了。

小何總是說我很理性。的確,大部分的時候是的。

可是有些事情,我想要自己處理,就像是我的情緒。

那些晦暗不清、難以說明的,幽微隱諱的事情。

 

可以不要再點住我的穴了嗎?這樣不公平。
明明小時候大家都玩過這個遊戲,
點了穴, 就應該要解穴。
遊戲結束了,快點來把我的穴解開...... 

大頭亞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