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一直想著:
究竟,什麼是朋友呢?

這種我小學六年級就已經看的非常透徹的蠢問題。

有時候我晚上會沒來由的忍不住晚睡,思緒纏繞糾結。

就像以前年少時、孩子氣的、自負的年紀,夠聰明的知道把心頭那些無聊的、無足輕重的思慮,找人談談其實就好。

那天,(其實已經有好一陣子了)我在無法乖乖闔眼入睡的午夜裡,發了line給我的兩個好姐妹。提議著哪一天要聚聚,

結果,一頭委婉傳來婉拒的說辭,遠在他鄉的她返家總是來去匆匆,實在沒有餘裕敘舊。而且,想是她也毫無興致談論近況,那些想要跳過的卻可能被姐妹們逼問的。尤其上一次同學喜宴之後,她和我一樣意外成了被起底的人。
另一頭,沒好氣的直接罵人:半夜三更傳訊擾人清夢!老娘要奶小孩,隔天還要上班,睡眠品質相當重要,邀約敘舊能不能找個正確一點的時段才懂禮貌與體貼?!

果然啊,地道的巨蟹和射手,一軟一硬的給我碰了釘子,還有一鼻子灰。

謝謝今天在花盒子陪我吃飯的姐妹。在飛不斷以要尿尿霸佔媽咪的片段之外,其實多數妳們的話題我都是有在follow的。

謝謝今天人在宜蘭員工旅遊的姐姐,我並非那種上臉書只為自顧自po文po照的人,但妳今天這席話卻是意外講到我心坎裡。

是的是的!
什麼是友情?什麼又是親情?
不過就是“從不曾消失”的掛念罷了。所以時不時關心、噓寒問暖。
而這樣的頻率,親情自然比友情要更加頻繁、高出許多。

親愛的許多年前的好朋友啊!
那些年我們少不更事時的憂愁與哀傷與煩惱,是否仍與今日相去無多?差別或許只在對象的轉移了?

我想我應該體諒,妳們一個個為眼前的幸福與目標和煩憂忙碌戰鬥去了。
我會默默謝謝妳們總是肯定相信我會過好自己的日子無須妳們掛心惦念。

我確實是有那麼點不是滋味。

但沒關係的,未來的十年,就像過去的這十年一樣,妳們不用急著關心我,我也不會再勉強彼此互相叨擾,下肚的筵席喜酒和彌月蛋糕的已經進了下水道,
光影杯觥交錯之間,那些朗笑聲和祝福話語,現在看來原來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跟其他許許多多熟人,遠近親疏的親友們也沒多大差別。

總有一天,或許是20、30年,如果哪天孩子們都大了,身邊的舊人也老眼昏花步履蹣跚了。妳們還會想起我,而我當然也一定還記得妳,然後我們都還身心硬朗能自由來去,那我們肯定會再聚的。絮絮叨叨的,交換一些從來也沒定論沒下文沒結論的無聊小事,照舊咯咯笑著說些沒營養沒意義的趣聞話題。

不過我想真的不用那麼久,畢竟如果要等20年,恐怕妳倆應是失智失憶再也想不起來。再說了……,要消我心頭這口氣反正也要不了那麼久的。

那就這樣吧。

本篇主題在最後:

「情和義,值個屁」之 後會有期。
「情和義,值個屁」之 後會有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頭亞咪 的頭像
大頭亞咪

YummiSay

大頭亞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