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車從醫院離開的路上,聽到一首新歌。

後腦杓上超過2公分的頭皮撕裂傷,復原良好,
今天拆線,幾乎沒有什麼感覺,不痛,讓我放心、鬆了口氣。

 

媽曾經說過,弟弟是他二姊帶大的,
她和爸忙著家裡的事情,其實無法像帶兩個女兒那樣花心思。
這個部份我是沒什麼記憶的。只記得他幼年時,十分膽小害羞內向,
記憶中有次媽帶我們三個去游泳池戲水,帶著新買的泳圈。
但他自己一個人不敢進去男生盥洗室裡面沖洗更換泳衣;
但也不願意我們在其他地方幫他換裝,僵持很久。

我想起夏天的時候,我帶飛參加幼兒園的親子活動去舊濁水溪旁的一處休閒農場抓泥鰍,
飛也是說什麼無論如何都不讓我替他露天更衣,也不准去(有味道的)公共廁所換。
比起從小到大我大剌剌的,尤其是高中女校後養成隨時隨處都可以更換衣物的隨興,
害羞男孩真是來自不同星球的不同物種。

我記得飛跟弟弟小時候跟查理‧布朗一樣,睡覺一定要抱著一條類毛毯的大毛巾(浴巾)。
差別在於弟的就只有那一千零一條,日日夜夜不變;
飛的則是有好幾條素色大浴巾可以換洗輪替。

我記得我趁弟弟高中偷偷搬出去時把浴巾扔了。他發了好大一頓「悶氣」。
他還有一隻紅色愛心的白色北極熊,絨毛玩偶。
差不多也是在那幾年,已經整個脫線、髒到變成淺灰色;我偷偷地的扔了。
他也是悶不吭聲地氣憤難平。然後小男孩變成大男孩然後又長大了。

今年過完年成家獨立,夫妻倆住在新家兩人世界。

國慶連假正在看《戀愛沙塵暴》,想想大男孩的心思,似乎真的是我無法觸及的陌生世界。
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我的世界裡出現了一個男孩,讓我有機會慢慢陪著試著從男孩的角度看世界。
然後發現原來男孩們一點不MAN,我比較MAN。

希望每個變成男人的大男孩,在成熟、世故和責任的路上,
都跟我一樣,保持赤子之心,自在且快樂。

 

大頭亞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