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天的周末,心情的起伏比天氣還要狂風暴雨。突然覺得力氣用完了。直到睡醒,才覺得力量稍稍微…回來了一點。

又過了幾乎一個月。我想那忍不住上揚的嘴角、微微發汗的手心、那些詞不達意、言不由衷,過度的讚美,應該都只是,你一時情不自禁而發自內心的客套吧!

那麼,那就這樣吧。

受了這麼長一陣子的折磨,當意志被身體打敗、被戰勝,終於了解人的脆弱;
親愛的好朋友,久違了;活到了這個年紀,還不能明白愛自己、愛身體的真實意義,只能說活該受罪。

 

到底,什麼是家人?什麼是愛呢?想著這些年來,我們彼此的相處,泫然欲泣。

想著我總是乖張的態度,想著這些年以來,原來我總是一直任性的予取予求,
明明知道無力改變,卻還是毫不回報的接受。

看著小小的身軀,害怕的、恐懼又無奈的眼神,看著那轉身而去逃跑的背影;
我好氣為什麼我沒有即時好好深呼吸、好好調整情緒,
低下身來,擁抱那個受傷的小男孩;還有,那一直以來住在我心底極為憤怒的小孩。

避風港裡的暴風雨來襲。有時候深深喜歡這裡給人安全感,有時候深陷在鬼打牆的無力感。
又是,閏六月啊!
謝謝當年你們在這個月裡的最後一天,趕在鬼門開之前,迎來了我。
親愛的爸、媽,常常想著當年我們是怎麼樣一路培養起這樣堅實的革命情感;
這六年來彷彿又再重新經歷一回;有些事情慢慢改變了........

此時此刻,多麼想用力的擁抱你們,擁抱我自己。
 

改變,談何容易?只能若無其事、假裝不在意;
在暫時的風平浪靜中、在言歸於好的日子裡,靜靜等待下一次風暴來襲。

我想我一輩子都需要不斷不斷地再爬梳;梳理這些、那些,
再詮釋、再定義你們之間;然後,我才能,重新定義我自己。

創作者介紹

YummiSay

大頭亞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