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今天,是我的農曆生日。
非常驚異地發現一件已不新奇的舊事。
2017年都過了一半了,才知道今年農曆有兩個六月,才知道這個金雞農曆年長達384天!
然後在炎熱的夏天,新發現了這首動人的新歌,那時是在春天發行。

一直很喜歡Sandy的聲線,那些年去KTV總是招牌必唱至少還有你。
這首歌一樣那麼動人。(或許旋律一樣有那麼些『芭樂』,so what ? )

關於那些,不能忘記的、一直記得的,人、事、物。總是有隨之而來的,正面與負面的感覺。
不會忘記一個人,並不總是美好的。雖然很努力想要去蕪存菁,只把美好的記憶留住,實際上卻像兩個人從相遇了開始接觸那刻起,注定所有好的壞的都要一起承受一起度過。


夏天出生的孩子,通常是很耐熱的。在今年最熱、暑氣正盛的那一天,在地表熱氣終於散盡,飛與我兩人開開心心的返家,途中熱切的討論著晚上看的舞蹈表演。
直到靜謐的夜來臨,這是正六月的最後一天了啊!倒數一小時、最後幾分鐘。像是夏夜裡被愛玩淘氣的仙子施了魔法,自以為無人知曉的偷溜出去。
在美麗的童話故事裡,最終王子會來到她面前。自然,真實的世界裡則非如此。暫且不管了!沒有王子、也沒有公主又何妨!

閏六月的第一天,我開心自在的、百無聊賴又興致昂然的轉動著遙控器。身體明明很累,卻無法熟睡,精神處於很敏銳的狀態。

彷彿短暫的回到了某一年的某一天。
那時候的我們無拘無束,可愛也愛人,世界繞著我們而轉。
一切都很自然又自在,每一天我們都自得其樂著。

當時的我們,總好似無話不談無事不講,但其實對彼此一無所知。

後來的你怎麼樣了呢?
後來的我你可曾偶爾關注過?

曾經很固執的認為我們彼此是愛過的。你不會忘記我的。
這陣子某一天悲憤抑鬱到最高點的時候;突然想著,
要是有一天我們再相見,彼此靜默面對面,我有沒有勇氣開口再問一次:你有沒有真正愛過我?
想來那時的我們都太年輕。你總是心事重重、百般依賴;我卻聰明過人而缺乏智慧,太快看穿、太容易說破,始終學不會裝傻。

仔細算算,已經過了好久好久。親愛的,15年裡頭我過得還不錯,多數的時候自己覺得我很好。
在你之前的我,是個男子漢,在你之後,我開始習慣安全的待在「不可能結果」的關係與狀態裡。

閏六月的第一天,早晨陽光刺眼,我吃著令人感到乏味的早餐,回房驚見鏡中的自己,驚嚇且汗顏;夜裡我自在出沒,天亮以後,彷彿就像忘了時序節令的鬼魅,搞不清楚時間的節奏,誤以為七月已至而仍繼續流連在外,還好沒被收妖的收走。

近午,滿身疲憊的回到空蕩蕩的家,反而有種鬆了口氣、不必多解釋的自在。

進房開了冷氣、趴下將頭臉深埋在軟綿的枕頭裡,沉沉睡去;謝謝那些在塵世裡,讓彼此暫時忘卻孤單的人們。
其實,我很喜歡孤單的狀態,只不過偶爾需要,緩解寂寞。

創作者介紹

YummiSay

大頭亞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