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到了周末,天氣卻轉涼。

我度過了一個充實有趣忙碌又有點小緊張刺激的兩天。

緊張刺激的部分,因為實在是太害羞太糗了。容我留在心底。

反正那件事情,哥問了我心得。我僅回覆以十二字短評:

「超級緊張、侷促不安。乏人問津。」

那麼,就以此十二個字做總結,讓這樁莫名其妙的事件告一段落,也跳過讓過不多說了吧!

被發現,自己沒話找話怕冷場,都是因為沒安全感。

哎,如果大家老是都靜靜的不說話,還依舊能讓場子既安詳,人人心中安定飽滿。那我何必也懶得廢話。

語言,經常就是一種累贅。擅長的人,只不過是習於浸淫這高明的騙術之中罷了。

周日一大早六點起床,梳洗著裝畫上淡妝,就著早晨微微的寒風,快步走向公車站牌。

起程準備前往火車站,朝台北出發。阿曼達同行。這天,她是主、我是副。

先陪她到眼科復診,近視手術後大致上恢復情況尚稱良好。

接著到世貿,看烘焙展。發揮大食客的威力,看到東西就想買來吃!

菜色幾乎都是葷食,結果就是:我撐得要命、茹素的妹子餓得頭昏眼花。

兩點半步出世貿一館,搭乘三重客運往林口而去,等待巴士的空檔,還一起去關注了一下下

民進黨青年軍在華納威秀前大馬路邊發起的失業典禮嗆聲活動。

向來臭屁自己一次就中的唐老爺這回失算了!唐夫人肚子裡的小公主提早在二月中報到,

妹妹變成水瓶座的事實,也擊碎了唐家原本要一半牡羊座、一半雙魚座的如意算盤。

不過小何還是很嘴硬的替老公凹:妹妹出生那天,剛好是老公的農曆生日啦!

生完第二胎,三月下旬,小何還在北屯娘家坐月子的時候,我就曾在某日下班吃過晚餐後,騎上小折前去拜訪她。剛從土城搬回鄉下的阿曼達,當時在北部幾次和小何約好到戶外遛狗兒子(仔)豬兒子(澤)。雙方培養了很好的互動和感情。所以知道小何二度生產,阿曼達很熱情的買了一套麗嬰房的粉紅色罩袍,說是要當妹妹的見面禮。沒想到之後忙著搬家就擱置著,小嬰兒長得總是很快,現在滿月了衣服不趕快送,到時候再穿也穿沒幾次。索性由我陪著,專程到林口唐家拜訪。

唐先生人很熱心。在MSN上事先說了一下行程,當天頂著刺骨的寒風和小雨,巴士下交流道後,一通電話就開車出門到公車站接我們。只能說我們姊妹倆實在是太有心,不專程來接送一下也簡直沒人性嘛。這種鬼天氣。嘖。

林口唐家一直是個溫馨的小窩,每次造訪都覺得很放鬆。就好像,回到自己的家一樣!畢竟以前跟小何同住,也經常就吃她喝她的,總是她快手快腳伶俐煮麵燒菜,我開心等在一旁,準備跟著一起大快朵頤。這次去,發現他們把之前的電腦工作室,清空,改造成兒童遊戲室了。大片的泡棉巧拼是我喜歡的綠,近門處順著門開關的動線裁切了ㄧ個弧形,剛好在門保持敞開時,可以在弧形處放置室內拖鞋。牆上訂了書架,可以擺放童書及繪本,地上有一架Panasonic的大手提CD Player,跟大學那四年陪伴我的那架是同款相近型號。我想根本就是那幾年我們前後買的同一個機器。如今她的還保持得這麼好,可以給自己兩個寶貝小孩聽故事用了。我的那部呢,在幾次搬運中老早折斷了天線,如今也老早轉讓給我妹,一樣成了仔仔床邊故事與古典音樂的播放器。不過阿曼達最常播的,還是陳昇的那張風箏了。

姊妹倆跟小何在溫馨小房間裡,三個人席地而坐聊天。感覺很棒。接著移師到客廳,吃喝點東西看著電視,唐先生忙著拖地,還要我們三個人把腳抬高就好,不再是當年的德性,我們全都很識相的快快起身讓開,(要換作是當年,小何和我嘴臉大概會是得了便宜還賣乖那種欠扁的樣子吧 哈哈!)我笑阿達裝模作樣,很愛在客人面前拌居家好先生。小何又說,不管是婆婆來媽媽來,阿達也照樣做家務,讓她面子十足!哇,那可真就是厲害了。

後來妹妹在房裡細細的哭了起來,小何忙著進去幫小女嬰洗澡、哺乳,阿達繼續忙打掃、準備晚餐。從內湖跑來看孫子孫女的唐爸唐媽,這時也從社區交誼廳唱完歌上來了。大夥的晚餐就是阿達炒的蛋炒飯、和中午唐媽媽煮的一鍋美味紅棗素雞湯、一些菜。

真沒想到這歐吉桑「這麼會做人」!拖地、煮飯燒菜、生小孩,樣樣都有模有樣的呢!

短短的一天,冷颼颼,有點馬不停蹄,但是,很充實。

可惜...,阿曼達,回到家之後,果然,太累太操,又重感冒了。

大頭亞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